uc書盟 > 異世無冕邪皇 > 第4229章 沖突

第4229章 沖突

    一襲鮫鱗月影束身黑裙的軒轅雉俏生生的攔在了洞口處,精致如玉盤的俏臉上滿掛著生人勿近的晶潔螢光,這丫頭在軒轅氏族堪當一枝獨秀,整個氏族從上到下、從族長到外戚弟子沒有一個不喜歡他的,如此便養成的驕橫跋扈、目中無人的個性。

    說不得此時來的不是班宜修,而是班氏的族長大人,這位號稱天女絕代美嬌,也絕不會怵于對方。

    須知道,他身后還有一個大人物呢。

    嬌柔的身軀橫擋在洞口前,軒轅雉脆生生的攔住了班宜修的去路,不由得引起班族老大為光火。

    “哪來不懂事的丫頭,江乘風,這也是你江族弟子嗎?還不讓她滾開,不知尊卑,成何體系?”大聲斥罵著,班宜修把軒轅雉當成江族弟子了。

    江乘風父子、悟元臉上頓時流露出古怪的表情,儼然沒想到班宜修如此托大,邊個原由都沒問就喝斥起來。

    江越染覺得這老頭有些過于囂張,便想看著他出丑,壓根不想出言提醒,不過江乘風很快冷靜了下來,知道不能陷此老與不義,到不是怕班宜修得罪了陸嗣源,就是怕日后再因為此事,江族也跟著讓這老頭穿小鞋,于是趕緊垂首一禮道:“族老大人,非是江某不愿啊,實在是這位小姐非是我江族之人!

    此言一出,悟元暗中苦笑搖頭,心想江乘風也夠壞的,你就是提醒也把話說全了,這一知半解的誰聽的懂。

    果然班宜修沒聽懂。

    “不是江族人?那她是干什么的?黑泉山重地,豈是隨便什么人可以進來的,還不把人轟出去!卑嘁诵迱佬叱膳。

    江乘風眨了眨眼,連忙道:“這……這江某可不敢啊,這位小姐是風先生請來的!彼沒有言盡其實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班通盧父子也聽出不對勁了,能在黑泉山霸占洞府連江乘風都不敢管的人,又是被風絕羽請來的,此女身份定是大有文章,看江乘風的樣子,顯然對班宜修產生了芥蒂,就等著出丑呢,可這丫頭的修為平平,不像理該受到江乘風看重的人物啊,難道那洞里……

    想到這,班通盧似有明悟。

    從某些方面來講,他的確是不滿意班宜修目中無人的臉孔,可畢竟人家是族老,不給面子都不行,班宜修剛來便引起江族的不快,實在是妨礙他們的父子的發展大計,要是真讓雙方彼此撕破了臉,那他夾在當中就無法做人了。

    關鍵是這穿著黑裙的丫頭來頭定是小不了,人家修為平平就敢跟道武初窺境橫眉冷對,能沒有什么后手嗎?

    這個念頭閃過,班通盧輕咳了一聲,甩給兒子一個眼神。

    班琮雖不至于達到浣碧那般精明的程度,卻也會一些察言觀色的本事。

    陡然一看老父眼神曖昧的傳遞深意,心中立馬明了,趕緊哎呦一聲走上前去,沖著軒轅雉恭恭敬敬的打了個公子揖,問道:“敢問這位姑娘,是風先生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風絕羽?他跟我屁關系沒有!避庌@大小姐眉眼朝天冷哼了一聲,顯然對剛剛班宜修的無禮十分不快了。

    “那這洞府……”班琮剛要發問。

    就聽到軒轅雉厲聲道:“老師在里面閉關,你們也敢來叨擾,我看你們是活的不耐煩了!

    這句話,把班宜修氣個夠嗆,在班氏族地作威作福久了,班老頭似乎忘記了人世的險惡和天外有天、人外有人的古訓,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罵道:“呔,這個女娃,好生猖狂,你知不知道老夫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軒轅雉輕蔑的撇了班老頭一眼,自顧自鄙夷道:“一條亂吠的老狗而已,本姑娘不屑知道!

    “你……好,臭丫頭,既然你老師沒有教導好你,那老夫便代他管一管!

    班宜修說著,突然就出手了,他出手一點警示都沒有,話音一落,抖起袖子就是往前一指。

    眾人也沒看見他再有下一步動作,但隨之而來的,便是一團黑影從其袖子里射出。

    那黑影起初只有豆星大小,飛離袍袖之后瞬間變成一個有著死板面孔的人形傀儡,全身黑氣繚繞,雙拳虎虎生風的沖著軒轅雉面門打來,看這傀儡的架勢到是精通幾種特別了不得的武技,一招一式穩扎穩打,一點不比道武初窺境的修行者差,而且最關鍵的是,傀儡雙眼無神,卻暴閃精光,渾然一身殺氣的想把某人置于死地,一點也沒有留手的念頭。

    這就是班宜修的厲害之處了。

    他是天河星界少有的傀儡師,而且是能耐極大的傀儡師,別看自身修為只有道武初窺境,甚至連巔峰境都沒有達到,但這些年他浸淫傀儡的手段卻是強出許多人不少,他身上有數只強大的傀儡,實力最強的,可達到精通巔峰境。

    班宜修也時常以此為殊榮,蔑視天下好手。

    然而出身軒轅氏族的也不白給啊,此女的手段早在授天殿時就倍受世人贊不絕口,倘若是精通巔峰境的傀儡,也許還會難倒她,可要是道武初窺境的傀儡,說句托大的話,軒轅雉還真沒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見那黑色傀儡揮舞著老拳打開,軒轅立馬收起了桀驁的心態,化不屑為謹慎,原地轉了一圈,以瞬移之術先行躲開了傀儡的數記老拳,隨后當她人再出現時,手里多了一把橙藍雙色的鋒利的玉劍,身形化作數道殘影朝著那黑色傀儡刺去。

    她的身法飄逸、劍法極為精妙,抖刺轉圜間劍光如水潑刺而下,瞬間在黑色傀儡身上帶起了陣陣爆豆子的響聲。

    叮叮當當一陣疾刺,那黑色傀儡頻頻后退,一雙老拳揮出的拳勁被劍氣盡數封死。

    這時,遠處的班宜修眼中閃過些許詫異之色,但馬上被一抹濃重的不快取代,只見他掐指祭出數道訣法,那黑色傀儡果然氣勢爆漲,呼呼幾拳擋下軒轅雉的劍氣,緊接著開始猛攻了進來。

    軒轅雉繃著一張小臉,沒有絲毫驚異和恐慌之容,靈動閃轉騰挪,漸漸熟悉了這黑色傀儡進攻的方式,數招過后,小丫頭將橙藍雙色玉劍祭到頭頂,纖纖玉指輕輕挑動再一指,那把玉劍立時分作數道狹長劍氣,氣勢上爆增數倍,全部擊打在了黑色傀儡的身上。

    然后再心中一動,一股無形在力量在嬌小的身軀中爆發出,引得那數道狹長的劍氣轟轟鳴爆了起來,當場將黑色傀儡炸成大小數片,毀了此具傀儡。

    “大破甲劍氣!

    班宜修預料出錯,受到傀儡爆裂反噬虎軀一震,蹬蹬退了兩步,頓時臉上發燒。

    不過此老多年前也是在無序之界成名的高手,自然不肯輸在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丫頭手中,一具傀儡不行,那就再來兩具。

    心下盛怒,班宜修右腿狠狠往地上一跺,濺起泥石無數,兩個比之前黑色傀儡還在高出一個腦袋高大傀儡并肩子殺出。

    這兩具傀儡身上都有虎威之氣,不僅身材高大,力量也空前絕后,兩具傀儡突兀殺出,分射到兩側,各自揚起大手抓住了空中飛射的數道劍氣,噼里啪啦的一陣激響,劍氣應聲而破,至于那把橙藍玉劍,則是被其中一具傀儡牢牢的抓在手中。

    軒轅一看瞳孔微張,連忙祭訣準備將玉劍取回,班宜修自然不會讓軒轅雉得逞,雙掌居中一合,兩具傀儡同時飛近,死死的將玉劍夾在掌心當中,任由玉劍左右搖擺上下亂竄,也無法脫困而出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把劍還給我!避庌@雉終于怒了,柳眉長長挑起,滿眼凌厲之色,飛身朝著那兩具傀儡撲去。

    控制了玉劍,班宜修無比得意,輕輕低哼一聲,滿是不屑道:“你這娃娃好不無禮,想要回玉劍,就給老夫跪下!

    話音一落,班宜修身后又中出一具傀儡,相比之前三具,這具傀儡是他身上比較強大的精通境傀儡,煉制時間已有三千兩百年,一身黃龍之氣縈繞沸騰,氣勢強的非比尋常。

    只見這具傀儡飛到軒轅雉的頭頂,伸出兩只鐵鉗大手朝著對方拿去,那恐怖的壓迫之勢令得周圍空間寸寸震爆,竟讓軒轅雉連頭都抬不起來,看的江乘風等人無不驚心怵目,急的江越染更是大叫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可傷她……”他到不是擔心軒轅雉會受什么損傷,他是怕萬一這丫頭受點罪,再引起風絕羽的不快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人家的師父還在山洞里頭呢,那可是大名鼎鼎的洛師陸嗣源啊。

    一聲急吼,儼然不會起到半點作用,班宜修身居高位多年,什么時候把江越染這等后輩放在眼里了,就算他老子江乘風都不行。

    一道訣法揮下,那傀儡去勢更猛,啪的一聲抓住了軒轅雉細如白藕的雙臂,就要將人生生撕開。

    但就在這時,一道人影突然破土而出,緊隨而至的是一道灰色劍雷,轟的一聲,在傀儡身上炸開。
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